70%留学生学成不回,极为可惜

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谢百三教授

 
(一)162万人出国留学,112万不回来(69%),令人惊愕
 
2011年8月17日《南方日报》报道:中国首部华侨华人研究蓝皮书《华侨华人研究报告(2011)》显示,自1978年改革开放至2009年底,中国各类出国人员(即国家公派,单位公派,自费留学)的总数为162万人,回国人员为49.7万人;目前仍在国外的留学人员为112.3万人,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,即仅仅约30.7%的留学人员回国。舆论为之震动、哗然。(因为留学生肯定是中国成绩最好,最优先的一批学子,可谓精英中之精英。)他们不回,甚为可惜。显然,这里是种种原因造成的,不能怪同学。
 
比如:从环境上讲,国内确有大量的省市、地区政治环境与法制环境不好。如:贪污腐败很严重、贫富差别很大,(还有扩大趋势);民主体制不健全,……很多事情令人难以容忍。
 
又比如:很多单位“官本位”十分严重,对留学生回国人员不重视,不尊重;(其实,他们对本国人员也很不尊重。)官气十足,等待你来行贿,留学生怎么看得惯。
 
又比如:空气污染、水污染严重,自然环境不好、癌症发病率高。此外,大中城市房地产贵,房价与户均收入比高。还有一些自费留学同学回来后,工作难找,成为“海待”(海外归来待业)。上述种种都使出国留学生同学厌恶回国,千方百计滞留国外。
 
(二)还是要学钱学森、陈岱荪尽可能回国、报效祖国
 
我的北大的一些老师们曾谈及此事,怎么现在“出国风”刮得这么盛呢?过去我们那一代也出国,但绝大多数人都急切回国,子行千里,叶落归根,这里,总是生我养我的祖国,中国再有多少毛病,子不嫌母丑,且中国总在发展和进步中吧。
 
其实也是,回想起来,中国在哈佛大学第一个经济学博士陈岱荪,学成以后,就很快回到北京大学(燕京大学),在北大当老师。其教学之严谨,水平之高,倾倒了所有北大清华学子,绝不拖一分钟课,人品又好,终生未娶。陈九十岁生日时,时任总理朱镕基也写信祝贺,说听过陈先生的课,虽不是他的及门子弟,但对陈先生的学识,人品极为尊敬。(陈先生97岁于1997年去世)
 
至于钱学森等大批自然科学家,从上个世纪50、60年代更是一批批回国,来祖国效力。对中国的科学、教育、国防、经济贡献之大,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。没有他们,就没有中国经济、科学、军事的今天。
 
我们认为还是要学他们,尽可能回国工作,报效祖国。
 
(三)其实,95%以上的留学生特爱国,在国外比国内还爱国
 
在国外你可以发现,我们的留学生、高级访问学者、教师比在国内更爱国。绝不容许洋人在我们面前讲半句对中国不好的话。
 
一次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演讲,我和一位专门介绍对华投资的咨询师同台演讲。当这个家伙口吐胡言,说在上海、北京坐小车前边一定要小心,当心碰到犯罪分子从后面伸出绳子,将你勒死。我当即对他严厉批评,斥责他是污蔑。他说有过此案例,我说那是极小极小概率,99.99%无此事,在京、沪大城市更不可能。你新加坡没有犯罪、没有监狱吗?我说你这种人来当对华投资咨询师,简直是垃圾一个、简直是无知之徒,敢在这里蒙骗。结果全场几百个中国留学生及外国学生一片掌声,把他轰下台。在国外,我们不容许外人对中国说一个“不”字。人们可以看到,在2008年奥运会前,火炬在世界各国传递时,中国留学生团结一心护炬的感人场面。我当时感到,怎么人到了国外,都是这么地爱国啊!
 
我相信不管中国留学生走到哪里,世界上发生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们内心那根最敏感的神经——中国。
 
当然也有一些人久居国外,成了华侨,外籍华人。但无论多少代,很多人心中想着中国。李光耀祖先是中国人,就非常反对台独,多次警告李登辉、陈水扁,“搞台独,中国大陆真的会打仗的”。让他们不要玩火。
 
杨振宁从尼克松访华(1970年)起就频频回国;70岁起带前夫人到中国到处讲学;80岁又娶中国广州外国语大学硕士生翁帆为妻。他的心依然在中国。
 
(四)邓小平讲“让他们都回来,一起干”,许德立也极重视
 
关于出国留学生,邓小平是非常大气的。1989年“6.4”事件后不久,特别是南巡讲话时,一直想着他们,说,让他们都回来,过去的事一概不问(指6.4);回来一起干四化(大意)。
 
前中共汕头市委书记许德立也非常重视,他的观点是,只要是真才实学,出国留学,我们都支持,无论你回来不回来,心都在想着中国。
 
几万人中只要出一个李嘉诚,就会对汕头,对中国贡献巨大。他带头出钱设立奖学金,(其他市委、市领导)纷纷响应,奖励支持汕头考上外国名牌大学的同学。又重演了“韩愈到潮才三月,山山水水都姓韩”的非常感人的一幕。(古,韩愈被贬到潮汕后,大力发展教育。)
 
(五)大部分留学生不归是非常可惜的,还是尽量回来好
 
我感到大部分留学生学成不归,总体上是一场悲剧;还是尽量回来好。我知道相当一部分留学生在国外奋斗得也很艰辛、艰苦的。国内机会总体比国外多得多。
 
当年,在清华工作2年,因“6.4”讲错话,犯了错误回复旦,曾向时任复旦党委书记林克请教,说自己想出国,他很支持说:“可以啊”。
 
当时接到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邀请书,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前,多次来排队,徘徊1—2个月,(还自费学了“烹调”;以备在外打工补贴);结果还是没有去。人生重大战略时机要慎重啊!
 
现在看来,就自己而言,当时不去的决定,完全正确。否则,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可以尽可能地在经济学、金融市场上能发一点微言,尽一点力,不可能像今天这样活跃在中国各地。
 
当然,个人情况不同,个人都是从自己的具体情况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的。但回国总体上是对的,虽然有无数的烦恼、厌恶;但中国机会总体是多的,不可能什么都安排好等你,还得靠自己闯,但只要扎实、认真、不怕苦,总比国外机会与成功概率大。

 

本文发表于:2011-08-22 14:32:40

日期
< November 2017 >
SuMoTuWeThFrSa
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

联系我们

请输入左边图片中的文字,不分大小写。

比较学校 关闭

.